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色之旅

 
 
 
 
 
 
 
 

玛多

2017-10-26 10:28:19 阅读4 评论0 262017/10 Oct26

玛多,藏语里是黄河源头的意思,位于青海南部的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全县总面积25000多平方公里,人口却只有1万多(上海6340平方公里,人口2400万左右)。全县海拔4200米以上,全年平均气温-4℃(历史上极端日最低温-48.1℃),无四季之分,只有冬夏。

玛多的海拔看似只有4000多米,对于去过西藏的同学来说,会觉得这高度太稀松平常了。但玛多的区别之处在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相较西藏的大部分地区都要纬度偏北,气候更加干旱。西藏靠南,在同海拔的环境下,较之玛多气候要相对温润得多。玛多的空气含氧量是平原地区的40%,西藏平均大概是60%左右。(空气含氧量还受风速、气温等影响,所以也不是绝对值,同一地区冬季比夏季要低一些。)

做攻略时翻到《Lonely Planet》上有这样的一段描写:玛多县医院(粮油宾馆路对面)24小时门诊,门脸很大,提供吸氧、心电图、缝合、拔罐、藏医等多种医疗服务。由于很多游客都是一口气从西宁赶到这里,而玛多海拔又比较高,所以旅游旺季这里每天都坐满了吸氧的人。

循着这样的引导,丝毫未迟疑,当即决定玛多之夜宿粮油宾馆,并在攻略上用大红字标注出了玛多的特殊性。七月,从上海致电粮油宾馆老板,电话里的声音断断续续,老板说,这两天玛多下雪了,信号不太好。当时瞬间脑海反应的是这根电话线联通在直线距离2700公里,海拔高度4000米的地方,不由得向窗外的天空望了望。

从照片的时间线上来看,我们是上午十点从茶卡盐湖出发的,到达已是傍晚五点半,疲惫的小伙伴们几乎是一路睡进玛多。即便已交过住宿押金,粮油宾馆的老板还是很不放心

作者  | 2017-10-26 10:28:19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蝶语

2016-6-29 9:08:13 阅读34 评论0 292016/06 June29

天气愈发炎热了,十年后,白云源依旧林木葱茏,草叶葳蕤,行人落落。山林中鸟语虫鸣,细微低吟,由上至下哗哗的泉水声占据了大部分的声音空间,流经山涧,冲刷溪石,奔腾直下,不绝于耳。

杳杳山道,走着走着便忘了过去曾经的模样。兴许是季节的关系,接近时,门口轰然而起的蝴蝶们如一场让人措手不及的欢迎式。一路又成群相伴,蹁跹戏舞,你说它们多彩斑斓,身姿妙曼,袅袅娜娜……可当它们静止停留于某处时,却更像名身披五彩战袍,斗志昂扬,随时准备冲锋陷阵骁勇善战的武士。有时折戟沉沙,铩羽而归;有时意气奋发,凯旋而回;有时为了躲避敌人,收起羽翼,乔装幻作一片静落的草叶……

不晓得这初夏的白云源里究竟安住着几百几千种蝴蝶,它们似乎也并不太顾忌一种叫做人类的生物,停在你的脚边,落在你随手可及的枝干上……它们往往静默不语,是不是在凝集扇动地球的力量?

作者  | 2016-6-29 9:08:13 | 阅读(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午后的声优

2016-6-29 9:03:13 阅读22 评论0 292016/06 June29

雷光夏说:“很多人喜欢用拍照做记录,但是对我来说声音就是最纯粹的。听到这些声音,好像那一切景象又可以再被重建一样。”于是,在这个暑气开始蒸腾上镜头的下午,试图也在影像之外用另一种方式记录下一些事物的形态,可不可以给画面带来些更为身临其境的立体感。

六月的绿渐次深幽沉重,芦茨的一切也沉浸于墨色烟青里,入了画。与原本的方向不小心逆了个反,山路越走越寂静,一直往前,再无来人。当彻底关上世间的耳朵,重新张开时它似乎听到来自雅克·贝汉『天·地·人』三部曲的声音,来自另一个微观世界的欢畅……

溪水漴漴流逝,未知的鸣啼忽地热闹丰富起来,唧唧喳喳,嘀嘀咕咕,循音而望,枝头颤巍着,不见影踪。水里的孑孓默默然溯溪而行,太阳出来, 头上时有飞机呼啸而过,穿越厚重云层,掩盖去一个飞行的梦。那么,声音的最小单元究竟为何?

作者  | 2016-6-29 9:03:13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藏东南行纪09.(终)】大地阶梯之上,一抹幽蓝

2016-6-13 13:13:08 阅读24 评论0 132016/06 June13

终于见到那一面高山上的湖水,躺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羊卓雍措,又称羊湖,藏语意谓“碧玉湖”,西藏三大圣湖之一。从拉萨出发,往西南方向行进七十多公里,到达山南地区后,汽车继续缓慢爬升,羊湖就在海拔4400米的高空,幽蓝宁静。遇见时总对那些为了生计的狗苟蝇营怀抱不屑,而当藏族女人急急紧拥被藏獒着实吓懵的人,轻拍背“没事没事”时,那一刻突然觉得其实大家都一样。

在规定的时间里匆促地翻找一下,也算完成了郎老师交代的任务。一块平凡的石头,放大看,它有着一座山的完整肌理,一边脱落,一边展露褐色的岩体,亿年的坚守并不倔拗固执。在辽远地带时总喜欢将目光移至更深处,这一潭明净的隔岸山脚下,高低起落,零星散立着几间藏式平房。在这个还寸草不生的季节,在这样一片荒瘠的高山镜湖间,揣想最初的人们是何以念就此安顿下来,又何以藉来维系生存呢?

去一些宗教寺庙时,总自觉异客是不太被欢迎的,这好比私闯进户门大开的人家家里,你虽跟他们擦肩而过,一笑以待,偶尔关联,但绝大多数时间他们面无表情,各自为阵,各行其是,因为我们始终不同......关于信仰,并不是一个永恒决绝的朝向吧,有时我们,你们,他们,都只是沉浸在一份欣然的热望中,而更多的坚持是一种与世界的抗衡,寻谋如何遏制内心的一条通途。假设都可意识到这一点,兴许也就会多一些些连结了。下午去色拉寺时,寺庙内刚结束一个佛事,志愿者大叔正为大家分发红枣酸奶,离开时抬头用长焦镜头向远方山腰上的鹅黄色石屋望去,凝视良久,就像阿来回望的那座小寺庙般,期望看见一星半点走动的僧侣或其他什么,但是,这种期望同样未曾出现。

最后一天,舅舅微

作者  | 2016-6-13 13:13:08 | 阅读(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藏东南行纪07.】索松村,从天堂落入凡间

2016-6-10 15:44:18 阅读16 评论0 102016/06 June10

       清早七点,晨曦微露,鸡犬相闻,猪牛出圈。站在客栈二楼的凉亭下,空气里透着丝丝凉意,索松村的新一天即从雪域山巅的东方拉开帷幕。 

 南迦巴瓦,就像是林芝地区的世界中心。不管我们行走在川藏线的色季拉山口,还是到达某座村庄,很可能一个转身,南迦巴瓦峰就峨立在举头的前方。南迦巴瓦,藏语的意思是“刺向南天的战矛”,海拔7782米,世界高峰排名十五位,曾被《中国国家地理》封为中国十大最美名山之首。神山海拔虽在我国算不得前列,但是山脉海拔都以海平面为始来计算,珠峰自大本营起已有五千多米,实际山体高度只有三千多米。而南迦巴瓦,山脚还有世界最深长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单以山体而论,其雄伟可想而知。雅鲁藏布江水自西向东流经南迦巴瓦,打了个弯,又向西南奔腾而去。

索松村的桃花,雪线之下,云帷雾幔中,蓬蓬勃勃,招招摇摇,蔓向天堂。古人自有卷册信步桃花源之觅,今人则个个扛相机支脚架,收归片影,图个视觉之欲。桃李几百年、几千年不曾言,来的人多了,下自便也成了蹊。看林芝桃花,一天一景,一时一景,得趁早,行人络绎,应该也是不久后的事了。

因为被人占了道,它们没法子,只得排好队贴着墙根走,不争不吵。这种没有任何攻击性的萌物,真是可爱到不行。不过奇怪的是,看到满村的藏香猪人前人后“嗷嗷”走动,藏香猪肉一般游客却不太能吃到,据说只有当地人过年的时候才会屠宰。而满街满店的石锅鸡,村庄里所见倒是寥寥。有吃货朋友叮嘱一定要去尝尝石锅鸡,非吃货人士倒是觉得鸡肉稍老,还是习惯三黄鸡啊。

作者  | 2016-6-10 15:44:18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藏东南行纪06.】国境以北,西藏以东

2016-6-10 15:30:45 阅读18 评论0 102016/06 June10

南伊沟位于米林县的南伊乡,属于喜马拉雅山脉的一条沟渠,南伊沟的最特殊之处在于它的地理位置。越过不远处的山峰便是历代中国政府从未承认过的“麦克马洪线”,属于中印每一寸具有争议的边境线的东段。“麦克马洪线”往南九万平方公里的争议地段中,居住着我国最少人口的珞巴族(不到三千人口)、门巴族和藏族,以及被占领时迁移来的印度人,印度命此地段“阿鲁纳恰尔邦 ”。

因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进入南伊沟时,需在景区门口扣押游客的身份证件,且只能乘坐景区电瓶车入内。阴天,冷风嗖嗖,这个被称为“地球上最高绿色秘境”的地方游人稀落。南伊沟内居住着珞巴族人,摊铺上有烤鱼卖(藏族有水葬,不吃鱼),珞巴族人有自己的语言,无文字,通用藏文。南伊沟空气异常湿润通透,植被丰富,高耸的林间随处悬垂着淡米绿色的龙须草(学名松萝)。松萝是一种寄生植物,长于深山古树和高原岩石,具有清热解毒的功效,珞巴族人采来一小包一小包地出售,泡茶喝,据说还可泡脚治脚气。

三、四月的林芝几乎是沦陷在漫山遍野的粉色阵仗里,黄昏到达索松村,再度被一树树的桃花吸引住。雪域下的桃树,在暗沉的暮色里几分妖娆,几分英气。当晚宿藏民家的木屋客栈,网络信号又几近消失。夜里隔壁的说话声,呼噜声,皆清晰可闻。半夜有人起夜,咚咚咚的脚步声震响整栋楼,可真正是“一个人像一支队伍”了。清晨冰凉的清泉水流过指尖,想起北疆时的禾木图瓦村。

作者  | 2016-6-10 15:30:45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春的临终

2016-5-23 22:29:14 阅读25 评论0 232016/05 May23

作者  | 2016-5-23 22:29:14 | 阅读(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藏东南行纪05.】桃花沟,另一个世界的光

2016-5-22 11:33:16 阅读15 评论0 222016/05 May22

昨夜从餐厅“波密印象”往住处走时,仰头又见深色天幕里密布的繁星点点,说喜欢林芝、波密这样的名字,听上去就透着一股水灵气,是会让人心生向往的。水灵波密停电是家常便饭的事,饭吃着吃着就有人配合地唱生日歌,澡洗着洗着就摸黑一片,有时一晚上就停上数次,幸好隔没多久又会恢复。

       待到嘎朗村桃花沟,太阳还未出来,重雾弥漫于墨绿的山峰,古桃树们盖着薄薄的面纱露出几分娇羞。有时候觉得奇怪,几株老木,躺在荒地里,以为死了,它又开了花。干枯虬结的树杆看过了祖祖辈辈岿然不变,就像在此伫立了百年或许千年的祖屋,而花,年复一年,四季更替,花开花谢,生生不息,如人。

       后来听余导说,从林芝到波密这一段的川藏线普通旅游团队不会走,因为太过冒险。涉及到政治因素,这一片也不允许外国友人前来观光。我们的车,一路也会受不少警点的身份查验。西藏旅游另有规定,不管什么车,每部车都不可超过十七人的乘客,而且大车必须配备一名警察,警察由出车单位向警察局提前申请。警察的作用主要是监督司机的驾驶过程,比如有没有在开车时用手机,有没有超速等。通麦天险这一段,有很多庞大又强悍的工程卡车经过,狭窄路段交汇车时,工程卡车经常会强行逼退已停的对面来车,一时脑热的抢道,我们的车就被惊险地堵上了,有点像松本清张的时间线。此刻的任何争执,并不能你死我活,而是两败俱伤。

色季拉山口海拔4720米,如果初来会有点惊悚,经过这些天的适应,大家基本都已无任何反应。之前

作者  | 2016-5-22 11:33:16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藏东南行纪04.】然乌湖,雪之湖

2016-5-21 12:20:11 阅读15 评论0 212016/05 May21

不知几时,睡意朦胧中就听见酒店走道里有人在喊,“下大雨了~”。清晨七点的波密还未彻底苏醒,雨停了。穿过扎木西路去吃早餐时,抬头,一缕轻云流淌。几日来干燥的气候,鼻子一直微微发痒,昨夜的雨水,空气开始变得湿润通透,深呼吸,一切舒展开来,西藏的江南终于来了。雨,是一种吉兆。

今日目的地然乌湖,继续318国道,继续山路,继续险峻,继续美丽。然乌湖位于昌都地区八宿县白马镇然乌乡,湖面海拔3800米,是一个由于山体滑坡垮塌,泥石流堵塞帕隆藏布江而形成的堰塞湖。海拔渐高,发现山间松林都覆上了一片银色,对面下来的汽车车顶上也盖着层厚厚的白色奶油,昨天这里下了大雪。带的太阳眼镜螺丝松了,阳光出来耀在茫茫白色,眼睛望去只能眯起一条缝,胡乱揿着快门,此刻却只想做个到此一游者。有种风景真的可以让人哑然,既然带不走那么多,就干脆少做些莽莽撞撞徒劳无功的事罢了。

黄昏回到波密镇,站在扎木大桥,看帕隆藏布江从桥下奔腾而过,看夕阳一点点隐没于暮霭,看流云笼上山头又悠游而去...…扎木大桥的南端就通往墨脱公路了,路旁竖着醒目的标志牌:墨脱117公里。

作者  | 2016-5-21 12:20:11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藏东南行纪03.】东风不来,桃不言

2016-5-20 9:22:34 阅读15 评论0 202016/05 May20

尽管已见识了一路驻扎于崇山峻岭间或星星点点孤傲孑立,或成群结队漫山遍野的野桃花,但一步入嘎拉桃花村,还是被这些夭夭竟绽的胭媚繁复所迷醉。一阵阵深玫,一阵阵淡粉,笼络团团,缀满起起落落的山坡,贪婪的人只嫌长焦不够长啊广角不够广。

午时车停鲁朗镇,电话与网络信号全部消失。来自河南的赵师傅一人看着店,藏族的妻子去镇上进货了。三月的林芝挤满好奇的路人,这位娶妻随妻来藏的憨厚人显然有些招架不住这样的忙碌。结账时,在炒饭大份还是小份的计较上坚决不肯多收一块钱。我们总容易遥远地强硬标签化某类人边缘化某类人,却又不得不在某时对某些个体的人给予道德赦免。

川藏线似一头人间小兽,俊逸灵秀,可又充满攻击性。虽只途经318国道的一小段,便浅尝了它的险峻恶劣。沿途经幡猎猎,与滇藏线、青藏线相比,不知川藏线是不是悬挂经幡最为密集的公路,按理说,越艰险,越需佛主的护佑吧。迫龙沟特大桥正在最后的修整中,随着两周后大桥的通车,318国道上这段被称为“死亡路段”的通麦天险段即将成为历史。车过索松村,一路来唯一的明黄色呼地映入眼帘,衬着皑皑雪山顶,又一层恍恍惚惚的春烙上藏东南版图。

将至波密时下起了雨,湿漉漉的柏油路蜿蜒起伏,夹道的桃花带着春雨的湿气,有一树一树最美的瞬间,不过经过。有时候觉得摄影究竟追求的是什么?毫厘不差的光线算计?角度的出新斗奇么?还是更高更强的片质的电子化精细?最近看了一些画,若是风景,越来越觉得粗砺的写意才是最最中意的。一幅画,能让观者视线停留最久的一定也是画者赋予最多时间的吧。那么一张照片呢?应该同样如此吧,可惜道途杳杳(当然不是说一次长时间曝光,或者等待一道光线什么的)。

作者  | 2016-5-20 9:22:34 | 阅读(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藏东南行纪02.】你好,拉萨,再会

2016-5-19 19:01:15 阅读12 评论0 192016/05 May19

初到拉萨当晚未敢轻易走动,一切慢动作慢动作~ 房间里有点凉,简单洗漱后便早早躺下,仔细一想已两天没洗澡,等到明天就要三天了。想起以前有位长期在路上的朋友曾半真半假神秘兮兮地告知:只要熬过三天,之后你自己都懒得去洗了,会觉得洗澡好麻烦......想着想着便开始犯困.....凌晨两点醒来脑袋微微发涨,叮嘱自己不要多动多想便又进入浅眠,再睁开眼时天色已微明,一切安然无事,头痛感亦消失。酒店窗口望去正是别人家历代祖先堆叠的著名宫殿,一早即往林芝赶路,只用手机分别在午后-黄昏-夜晚-清晨拍下几张侧影,著名城市就此匆匆别过。

从拉萨到林芝途经米拉山口,蓝天、白云、雪山跃入眼帘,海拔五千多,此时依旧不敢轻举妄动。

午餐的清真饭店在海拔约4500米的工布江达,一周前这里经历了3.8级的小震。小男孩叫胡赛尼,十一岁,穆斯林,保安族,来自甘肃。胡赛尼去年读到四年级,今年休学一年跟着开店的爸妈来西藏玩,明年继续回甘肃念书,由奶奶带。小胡塞尼偷偷说那边有礼拜室,一天要做五次礼拜。下个月就是斋月了,每天只能吃两顿,早上吃得撑撑的,第二顿晚上再吃。问胡赛尼,学校里大家也全部按时做礼拜吗?说是学校做礼拜有年龄限制,女孩满九岁,男孩满十二岁,小胡塞尼明年再回学校时就是十二岁了。想听听孩子的想法,便问胡赛尼:做礼拜是为了谁?答曰:真主。继续又道:做了礼拜可以去天堂,天堂里有很多从来没吃过的好吃的。说“好吃”的时候,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光芒。故意调侃胡赛尼,“这哪里是为真主,明明还是为你自己嘛~”小胡塞尼咧嘴嘻嘻笑开了。

巴松措是红教(藏传佛教宁玛派)的一处著名神湖和圣地。阴

作者  | 2016-5-19 19:01:15 | 阅读(12) |评论(0) | 阅读全文>>

【藏东南行纪01.】搭上Z164,去看另一个春天

2016-5-18 18:44:33 阅读16 评论0 182016/05 May18

这回好像没太多准备,犹疑几分,便搭上Z164,开始47小时的征途。以为这个季节的Z164应该挤满前去西藏林芝的游客,可在新客站的候车厅里发现更多的像是回家的人们。傍晚七点半,上车时有列车员过来将火车票换成一种“车上票”(不知怎么形容),直至下车再换回。

从来不会因为漫长的旅途而焦躁或感到腻味,相反一直觉得这样可以完全将自己放空的漫漫长路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在自由的时间里可做的事情实在太多。99.99%的人们在依赖手机刷去枯燥的时间吧,信号弱时张望一下窗外,此时何地?哪一季节?

经过兰州站,终于下车接了下地气,列车员在更换火车头;晚上九点,到达西宁,上海乘务段结束。全体乘客拖上笨重的行李调换列车,开始真正的青藏铁路段。今年年初西宁到拉萨段转交青藏,上海乘务段只是从上海至西宁。换上的列车陈旧许多,是上海段淘汰下来的二手车,熊猫拖线板一出手就被列车员大声呵斥了,对很多人来说,断电就是表示明天开始可能会与人间失联。吸烟人士也开始嗷嗷叫,这是绝对不被允许了,据说吸一口列车就会自动拉响警报。火车一路爬升,到达三千多海拔时,食品袋们开始“嘭嘭”。再次开始行进,车厢内熄了灯,抬眼望去,硕大的星星正铺满天,月亮洒下一片清辉如水,青海湖了。下一站将到达格尔木,期待中的异境才要真正开始了吧。

凌晨三点半摇摇晃晃到达格尔木,空气干热,出了些汗。此时海拔三千不到,列车停留半小时,工作人员在抽污,外面温度倒也不是太低。重新躺下,月亮就挂在床头,将车厢照得一片雪亮洁净。

再睁开眼时,发现小姑娘举着相机匍匐在窗前,东方开始泛起浓郁瑰丽。脑袋还是干涩的,太阳

作者  | 2016-5-18 18:44:33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水问

2016-3-21 20:22:38 阅读28 评论0 212016/03 Mar21

整理照片时,看到拍了很多水色的,脑海里冒出了多年前看的简媜,那是个据说发生在台大醉月湖一名困情女子投水的故事。简媜说自己是名弱者,因此写下《水问》,纪念那位女子并追悼自己。再看那些文字,事关死亡,只觉得有些旖旎绵密,现在倒是更爱她书写关于年老的《谁在银闪闪的地方,等你》,话题沉重却不可不面临的心境。

作者  | 2016-3-21 20:22:38 | 阅读(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从前慢

2016-3-20 17:38:06 阅读13 评论0 202016/03 Mar20

锁是没那么好看了

门还是好看的

作者  | 2016-3-20 17:38:06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西栅的日与夜

2016-3-20 17:37:03 阅读17 评论0 202016/03 Mar20

相同的夜

依旧不爱用三脚架大张旗鼓地长曝光,

快门一闪

九年光阴倏忽而逝

彼时观堂

此时可曾会奥

作者  | 2016-3-20 17:37:03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