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色之旅

 
 
 
 
 

日志

 
 

玛多  

2017-10-26 10:28:19|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玛多,藏语里是黄河源头的意思,位于青海南部的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全县总面积25000多平方公里,人口却只有1万多(上海6340平方公里,人口2400万左右)。全县海拔4200米以上,全年平均气温-4℃(历史上极端日最低温-48.1℃),无四季之分,只有冬夏。

玛多的海拔看似只有4000多米,对于去过西藏的同学来说,会觉得这高度太稀松平常了。但玛多的区别之处在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相较西藏的大部分地区都要纬度偏北,气候更加干旱。西藏靠南,在同海拔的环境下,较之玛多气候要相对温润得多。玛多的空气含氧量是平原地区的40%,西藏平均大概是60%左右。(空气含氧量还受风速、气温等影响,所以也不是绝对值,同一地区冬季比夏季要低一些。)

做攻略时翻到《Lonely Planet》上有这样的一段描写:玛多县医院(粮油宾馆路对面)24小时门诊,门脸很大,提供吸氧、心电图、缝合、拔罐、藏医等多种医疗服务。由于很多游客都是一口气从西宁赶到这里,而玛多海拔又比较高,所以旅游旺季这里每天都坐满了吸氧的人。

循着这样的引导,丝毫未迟疑,当即决定玛多之夜宿粮油宾馆,并在攻略上用大红字标注出了玛多的特殊性。七月,从上海致电粮油宾馆老板,电话里的声音断断续续,老板说,这两天玛多下雪了,信号不太好。当时瞬间脑海反应的是这根电话线联通在直线距离2700公里,海拔高度4000米的地方,不由得向窗外的天空望了望。

从照片的时间线上来看,我们是上午十点从茶卡盐湖出发的,到达已是傍晚五点半,疲惫的小伙伴们几乎是一路睡进玛多。即便已交过住宿押金,粮油宾馆的老板还是很不放心地打了两、三个电话,再三确认今日能否到店。猜可能七月是旅游的旺季,住宿比较紧张的缘故吧。在这个一年之中最高温的季节,沿途除了一些蔫头蔫脑稀疏青黄的草,看不见一棵树,看不见一株稍显茂盛的绿色植物,在如此氧气稀缺的高寒地带,对大多数生物来说,生存真非易事。

小七把车停下时紧锁着眉,问询,原来这位跑惯高原的汉子身体也开始出现不适,裘老师当即配发药物。而我们的小伙伴们呢,个个神色凝重,动作迟缓,再也不敢大声说笑,落地时便明显感觉真正的考验来临了。所谓宾馆,其实不过是几个简陋的小房间,听说有一个房间在二楼,意识便不由得颤栗了一下。

上楼前去了《Lonely Planet》上所形容的“旅游旺季这里每天都坐满了吸氧的人”的玛多医院一探,医院就在马路对面,并不大,乡村卫生所的样子,并未见书上的游客胜景,兴许是傍晚的关系。医生说马上下班了,晚上万一有事可以去另一不远处的医院。于是,匆忙买了几罐氧气以备不时之需。天空阴暗,脑袋昏沉,脚底飘忽着,在玛多唯一的丁字大街上,此时也是人烟稀少,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是凝滞的。

和老孙俩空身缓步上楼(行李已全部由店家帮忙搬运),走到一半,直觉心脏“噗噗噗”的躁动,好像到了喉咙口怎么也下不去,从未走过如此步履艰难的楼梯。躺在房间床上,告诉自己要小口呼吸,精神放松弛,可是扑腾的心啊,一直是那种压抑不住的难安。房间里有暖气,老孙这位昔日的运动女英豪此刻状况也不佳,一直说冷,我们的第一个错误大概就是将房门紧闭,致使在狭小的空间里空气显得愈发稀薄。因为每一个小小的动作都会引起身体的不适,这一晚晚饭免了,当初咨询的房间有没有冲淋设施也完全成了摆设,一张床,足矣。

大概是对玛多的高度重视,瑟瑟中,我们在是夜稍候便达到统一,拉起已躺下也正在高反中的小七,载了四人终于完美地在计划之内“如愿(入院)以偿(尝)”。这大概是玛多医院的新楼处,感觉是幢三、四层的楼(高反不适,当时实在无心细细察看地形),上楼有电梯可乘。医院门口的空地上医护人员们正欢快地跳着广场舞,羡慕死此时头重脚轻的伙伴们。一位值班医生一脸不情愿地从舞蹈人群中退出,坐到值班电脑前,铁青着脸一一询问名字,输到老裘太有文化的大名时手指僵持住,键盘一扔,指着四人中状态稍好的褚老师,“你来打字”,于是,褚老师啪嗒啪嗒顺利从原本的“病人”身份成功转型成了这晚的助理角色,鞍前马后从始至终服侍耷拉着脑袋的另三位。藏医冷眼瞟了下,声色俱厉状一一责问,“你们从哪里来?”,“你们来这干嘛?”,“你们知道这里是藏区吗?这里不是你们想来就能来的,你们来会高原反应的,懂吗?”几个无精打采的人万万没料到只是想来吸个氧,挂个水,结果被批评了个面面相觑,只得连连点头认错……

待到一切就绪,这位藏医前来病床给各位挂水和吸氧时,神色已舒缓了好些,言辞也变得柔和了,并告知了一些注意事项,特别强调的是“这药水会小便增多(现在想起来可能是为了排掉身体内的水份,帮助心脏减压吧),但是大楼内卫生间都是锁掉的,不能用,你们要去后面的厕所,小心路上野狗比较多。”那一晚,记下的是裘老师瘫在床上发黑的眼圈,老孙呢一脸的苍白,只有褚老师啊,一句成章的褚老师是大家的精神支柱。挂好水再次召回小七已过午夜,这真是位善良又好脾气的小伙,即使自己也不济,却毫无怨言。下半夜不能也不敢深睡,抱着氧气袋在迷糊中度过,因为人在清醒时会下意识地控制自己的呼吸频率,但是睡着后往往还是会恢复到日常,在严重缺氧的状态下,会让人更加的难受。

次日蒙蒙亮,依旧是不见天日的灰色天空。大家一经商量,决定量力而行,放弃挑战当日的行程,直奔下降到3000多米海拔的达日进行休整。鄂陵湖、扎陵湖是无缘再见了,小七也在我们临时更改线路后长舒了一口气,要是从县城赶往两湖景区,搓板路居多,一路上车子还保不定会出何状况呢。玛多像是一个折点,一个极限,之后,就是这圈大环线北上甘南的一路凯歌了。没有风景没有娱乐的一晚,落荒而逃的一程,驻扎在了记忆最深处,此后同学们每每说起,总能意兴盎然。未在玛多过过夜,休谈高反;未在玛多抱过团,休谈朋友;未在玛多住过院,休谈人生啊……

大概真的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从玛多回来后时不时会刻意在网上关注玛多的种种信息,前天看新闻说,玛多下暴雪了,积雪达12厘米,它的冬天总是那么凶狠。

玛多 - nananne - 随色之旅
 
玛多 - nananne - 随色之旅
 
玛多 - nananne - 随色之旅
 
玛多 - nananne - 随色之旅
 
玛多 - nananne - 随色之旅
 
玛多 - nananne - 随色之旅
 
玛多 - nananne - 随色之旅
 
玛多 - nananne - 随色之旅
 
玛多 - nananne - 随色之旅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